亲生父母对于其他人来说。可能还有更重要的意义,但对于我来说,他们仅只是精子库和卵子库而已。被他们遗弃,让我变得更独立了。我的(养)父母一直都让我觉得自己很特别。

Leopold:乔布斯的亲生父母不要他的原因,竟是因为亲生父亲不是天主教徒,母亲未婚先孕,导致禁止(不被允许)二人结婚,影响财产继承权。是的,答案就是如此的冰凉。


看着一个朋友从精神至上变成彻底的金钱至上,真是五味杂陈,既心痛,又好笑,还很奇怪。

Leopold:对物质世界的追求会背离对精神世界的追求。


当时,好奇心和直觉是我生活中仅有的两个导向,但事实证明,他们真是不错的导向,因为我在那段时间学到的后来都被证明是无价之宝。那才是我喜欢的生活。

Leopold:我一直是一个兴趣之上的人,兴趣就是动力。一旦失去了兴趣便是浪费时间。


看到印度当地原始的耕作工具,我第一次意识到也许托马斯·爱迪生对世界的贡献,比卡尔·马克思和尼姆·卡洛里·巴巴加起来还大。

那个时代的孩子更加醉心于物质主义,只知道追求名利,根本就不愿意用理想主义的方式来思考问题,这让我看到了我与那代人对待名利的差异。

Leopold:我非常佩服乔布斯的精神至上,甚至独立赚取印度之旅的花销。现在的社会,大家对精神的花销几乎没有,对物质的追求却永不止步,甚至做假来满足物质给予的虚荣与优越。


一家好的公司必须竭尽所能传递它的价值和重要性,从包装到营销,都应该展示其新颖、独特的一面。

Leopold:在网购时代以前,零售店逐渐成为一个新颖的销售渠道,而乔布斯不仅抓住了这次机遇,还强化塑造了苹果品牌。这让我想起前几天在家门口新开的一家汉堡餐厅,在与麦当劳和肯德基对比中,我发现了许多细节上的问题。屋里没有音乐,即便有一部分顾客,还是会导致屋内气氛很低;食品做工问题是主要问题,在我试吃新奥尔良鸡腿堡时,发现原材料品质较低,供应商没法比;品牌问题决定影响力,有的商店会将品牌打印在餐巾纸上,强化顾客对品牌的辨识度,而在我试吃那天,连餐巾纸都没有。一家店如果没有特色,没有品牌,也只能是原地踏步,甚至淘汰出局。在那天吃完后,本想把这些问题留给店家,奈何那天并没有随身带笔,后来想想,那家店的格局也就这样了吧。


乔布斯很关注楼梯的设计,他似乎有或多或少的“楼梯情结”。以前,他曾经为NeXT办公楼设计了半透明的玻璃楼梯,他希望零售店的楼梯能够和NeXT的楼梯一样,有着特殊的设计。每次,乔布斯去查看正在兴建的店铺时,都会对零售店里楼梯的设计题出建议。

乔布斯一生中总共有313项专利,其中就有两项与他发明的玻璃楼梯有关;一个专利是采用了透明玻璃踏板和玻璃混合金属钛的支架;一个专利是采用含有多层玻璃压制而成的整块承重玻璃系统。

Leopold:有幸在北京三里屯参观了苹果零售店,当时还不敢踩玻璃楼梯,不理解为什么大部分都是玻璃,体验了一下Apple Pencil后很快就离开了,那时候还不了解乔布斯。


追求完美是乔布斯毕生的目标,他曾无不自嘲地对记者说,自己追求完美可能也是一个弱点:“有些时候,’做到最好‘是’做到很好‘的敌人”。

Leopold:有时人们需要提高心底里的水平线。


我有时相信上帝,有时又不信。大部分的时候,我都相信有我们看不见的存在。我宁愿相信一个人死后,还会有其他东西存在,比如由生命经历积淀的智慧。如果这些东西都随着人的死亡而不见了,就会感觉怪怪的。所以我宁愿相信,会有些东西留下来。当然了,也有可能,就好像开关一样,人一死什么都没了。这可能也是我不喜欢给产品加开关的原因吧。

Leopold:有些东西会永垂不朽的,它根深蒂固在文明的道路,世人永远歌颂。


我的激情在于打造一家可以传世的公司,这家公司里的人,动力十足地要创造出伟大的产品,其他一切都是第二位的。

有些人自称为’企业家‘,但是创办企业的目的却是卖掉或在上市后一走了之,我讨厌这样的企业家。他们不愿意花精力打造一家真正可以传世的公司,因为打造一家这样的公司太难了。但是也只有那样,你才能对这个世界有所贡献,为前人留下的遗产添砖加瓦。

Leopold:我认为根本的原因在于,创造力是为己还是为他。如果创造力带来的影响是利己的,那我们可以无限的激发自己的创造能力。如果创造力带来的影响是利他的,那我们能引领世界的潮流,为世界留下你的色彩。


20年前,我们对彼此的了解并不是很深,很多时候我们都是在跟着自己的感觉走,但我对你却是一见倾心。我还记得,我们在阿瓦尼举行婚礼的当天,天上还下起了片片白雪。一晃眼,这么多年都已经过去了。在此期间,我们有了自己的孩子,既有过幸福的生活,也有过痛苦的回忆,但我们对彼此的心却从未改变过。我们对彼此的爱与尊重,也随着时间的流逝而与日俱增。在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之后,我们现在又回到了20年前的那个老房子,好像一切都从未改变,只是脸上和内心留下的痕迹,说明我们已经老了,但这也让我们变得更加睿智了。现在的我们虽然对生活中的快乐、痛苦、秘密以及奇迹等都有了新的认识,但我们对彼此的感觉却从未改变过,因为我们还生活在一起,而你也让我觉得自己一直都生活在云端一般幸福。

Leopold:这是乔布斯给鲍威尔写的情书。时间是怎样划过了我们的皮肤,只有我们自己心里最清楚。


乔布斯,你好:

        我是Leopold,第一次接触你塑造的产品是在高中买的iPhone 4S,那部手机承载了高中时期的快乐,首先要感谢你带来如此好的产品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一直认为您是研发人员,对创造出如此厉害的产品感到惊讶,但读完您的自传我才知道,您一直在塑造苹果这个品牌而并非研发人员。我忽然理解,一家公司经营与否,领导人是一个扮演着如此重要的角色。在我工作过的几家公司里,他们一直扮演着’利己‘的角色,没有一家公司能做到可以一鸣惊人,当然,这和我的能力有关。我非常佩服您坚持不懈的精神,可现在这个年代,如果和您一样,在一家喜欢的公司’赖着不走‘,仅求一份工作,是不可能的。社会如此发展迅速,身处平庸大队的我,要和成千上万的人去竞争一个岗位,不是我们不被允许,而是时代正在淘汰一部分人。我看着曾经工作的公司,竟没一个是我真心喜欢的,工作压力已经将兴趣化为虚有,留下一身躯壳和空有的知识活着,我才发现,我竟浪费了如此多的时间在这些公司里。当我看到您的兴趣至上,我立刻明白,为何我对待工作没有动力,因为这些工作仅满足金钱需要,并不满足兴趣需求,这无疑是自杀。于是我很快抽离了出来,一心只求兴趣。

        您的印度之旅带来的禅意,让我明白精神至上同样的重要,人如果没有了精神支柱,只会成为物质的奴隶。专注使得您的产品更加闪光,’做到最好‘使得您的产品更加完美。我会和您一样,寻找梦的光点。

你的粉丝
2020年12月16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