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夜雨疏风骤,浓睡不消残酒。试问卷帘人,却道海棠依旧。知否,知否?应是绿肥红瘦。—— 如梦令·昨夜雨疏风骤 李清照

昨天夜里雨点虽然稀疏,但是风却劲吹不停。我酣睡一夜,然而醒来之后依然觉得还有一点酒意没有消尽。于是就问正在卷帘的侍女,外面的情况如何,她说海棠花依然和昨天一样。你可知道,你可知道,这个时节应该是绿叶繁茂,红花凋零了。


什么是本该?若给才叫本该。若不给,那就是不该。


六姑娘,你定然觉得,自己今天没有错,不该受到牵连,是不是?那我今日,告诉你一个道理:

一家子的兄弟姐妹,同气连枝,共荣共损。日后你若荣耀了,全家都荣耀;你若丢了人,全家都跟着丢了人。没一个跑的。

今日,你虽然没有错,但你的姐姐们都错了,你没错也错,待会儿我要一同罚你,你可服气?


与人相守几十年,终究还是要看看,最底处的那儿,能不能相处的下去。


怎么,我不如别人可怜,便该我让步?这世道,难道是比谁可怜,谁就有理吗?


人生在世,但求心安,心若安,人世静好。

若心中有一腔怨愤,就算是艳阳高照,清风拂面,这心里,这割心的刀子,也一刻都不会停歇。


她没投好胎,尚且都能挣扎出这么一番景象来。大娘子,你是金尊玉贵,为什么非要委顿在这屋里,空看流云落花呢?

这过日子,时间长了,才知道是苦是乐。你现在已经算是嫁过来,苦也是一辈子,乐也是一辈子,若是天天,在这愁苦当中日日怨怼,那可就真要困在这愁苦里了。不如像房妈妈似的,挣扎向前。


婚姻大事,财产田庄,虽为重要。

但是,咱们要找个,明事理,通情理的人家,也更为重要。

你我恩义一场,能看到你和和美美的,也是正途了。


三国时期,曹操下令,若有军士跃马良田者,皆斩首。曹操自己的马匹受惊,冲了麦田,虽主簿不敢刑罚曹操,可曹操依旧割发代首,自做处罚,方有从者如云。

前朝郭子仪之子郭暧,娶了公主,婚后争吵,大骂公主。以下犯上,何等大罪。公主回宫告状,唐代宗怒斥女儿,仗势欺人,直言郭子仪可做皇帝,方有郭家死心塌地。


我那天去救火,在火光之中,看到二叔和六妹妹十分的恩爱,我忽然就明白了,明白二叔为何说,我会别有天地。

你就是那个天地。



Leopold:

        又一次重温这部剧,我觉得这部剧演的最好的,是盛家主母,王若弗。她将主母对孩子的仕途算计演的淋漓尽致;对妾氏的妒忌演的让人也咬牙切齿;对大郎的谩骂更侧面烘托她的艰辛与难处。也许大家会认为主演才是演的最好的,此话不假,但我认为把角色和故事集于一身的,非她莫属。

        之所以要总结这部剧,是因为这部剧运用大量古话和白文,表达真正的道理。从头至尾来看,这部剧的最终道理,便是“大家风范”。最精彩的,便是“一荣具荣,一损具损”。

       最后便要说说这盛六姑娘,盛明兰。庶出女,从小母亲便被妾氏林檎霜送去大量珍品,而导致子大难产而死。不受父亲讨喜的她被盛家老太太收进屋中,生活里处处隐忍,小心谨慎,为了不给老太太惹麻烦,自己吞下许多事,懂得锋芒毕露的道理。后嫁给顾家二郎顾廷烨,护她一世周全。可家家都有难念的经,顾家这烂摊子的事情,还得明兰来处理。好在有顾廷烨能护着她,她才有底气,去解释,去争辩,什么官宦仕途,什么官家诰命,通通不要。

       她只求一个公平,一个从小到大都没有受到的公平。